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东法之窗 > 行业要闻 > 2017及五年来中文纸质图书馆配市场分析报告

2017及五年来中文纸质图书馆配市场分析报告

时间:2018-04-08 09:04:58  发布人:admin
分享到: 

       在日前于河南开封举办的第14届(春季)全国地方版图书博览会“馆藏与出版”论坛上,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与三新文化联合发布《2017中文纸质图书馆配市场分析报告》,并由《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党委书记任江哲担任报告主讲人。

 

       自2011年初本报和武汉卷藏联手合作发布商报·卷藏数据报告以来,至今已经8年。商报·卷藏数据凭借其权威性、客观性和指导性,逐渐获得了业界的认可和信任。“商报·卷藏中文图书馆藏分析系统”采集的图书馆数据覆盖规模也从最初的800多家到现在的1200家图书馆,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累计品种接近200万种。

 

今年年初北京图书订货会的高层论坛上,本报发布了《5年来中国馆配市场发展与趋势》,受报告发布时间所限,统计时间为2016年11月~2017年11月。此次是首次对2017年全年数据进行完整统计和发布,同时参考历年来的市场数据,进行5年来完整的趋势比较,供业界参考。

 

市场体量

规模持续扩大 增速持续走高

 

       2013年至今近5年来,馆配市场规模逐年扩大,馆配码洋从2013年的13.5亿元上升至2017年的18亿元,平均每年以7.46%的速度增长。由于2017年开展了“第六次全国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评估定级工作”,公共馆贡献力度强劲,使得2017年成为馆配“大年”,其馆配增速达到10.81%。

 

馆配结构

少儿板块行情向好 出版潜力无限但竞争激烈

 

       2017年馆配结构变化:文学类居榜首且涨幅最大

 

       2017年全年各类别图书码洋排名中,文学(I类)图书高居榜首,其以23.56%的码洋份额位列各类别之首,且码洋份额同比上升2.20个百分点,在22大类中上升最快;工业技术(T类)图书以13.77%的码洋份额排名第二,但受单品种馆配册数较少影响,该类图书码洋份额同比下降1.45个百分点,在22大类中降幅最大。经济(F类),历史地理(k类)码洋份额分别占第三、第四。

 

       另外,工业技术(T类)低于文学(I类)图书近10%码洋份额,原因是2017年开展了“第六次全国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评估定级工作”,很多公共馆集中采购,而大众文学类图书又是公共馆的主要采购对象,使得文学类图书的市场份额大幅度增加;工业技术(T类)图书本身单册价格偏高,在经费一定的情况下,图书馆在采购该类图书时会采取“保品种减复本”的采购方式,同时基于该类图书的专业性质,其需求量本就不及文学(I类)图书,所以工业技术(T类)与文学(I类)图书的份额差距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见图1)

 

微信图片_20180408130411.png

图1:2017年馆配市场各类别码洋同比变化

 

       近五年儿童文学馆配市场增速可观

 

       在对常规馆配强势类别进行分析外,我们特别选取大众出版的领军板块——少儿类进行分析。其中,儿童文学作为少儿类图书最重要的板块,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和决定了少儿类图书的发展。

 

       根据统计可知,2013~2017年儿童文学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增长速度远超过整体馆配市场。根据商报·卷藏采样数据可见,馆配码洋从2013年的1453.3万增长到2017年的3420.7万,平均每年以24.37%的速度增长,5年同比增长了135%以上。少儿书不论在馆配市场,还是一般大众市场都增速可观,备受欢迎。(见图2)

 

2.jpg

 

图2:2013~2017年儿童文学市场变化趋势

 

       儿童文学领域 近五年少儿社与非少儿社竞争激烈

 

       少儿出版板块作为热门板块有多受欢迎,可以从少儿社与非少儿社儿童文学馆配地位或者说竞争格局图中窥见一斑。(见图3)

 

3.jpg

 

图3:少儿社与非少儿社儿童文学馆配地位变化

 

       从近5年少儿社与非少儿社在儿童文学细分市场的表现看,2013~2015年二者市场份额差值在±1个百分点内浮动,从2015年开始,非少儿社馆配地位有所上升,2016年其码洋份额高出少儿社6.99个百分点,2017年高出4.19个百分点。从儿童文学的增长速度及少儿社与非少儿社之间的激烈角逐可见,儿童文学市场潜力巨大,出版社都希望分一杯羹。

 

       杨红樱“笑猫日记”系列居2017年儿童文学馆配畅销书榜首

 

       从2017年儿童文学馆配畅销书目TOP10的榜单可见,老牌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以她在明天出版社出版的“笑猫日记”系列登顶,成为2017年最受图书馆欢迎的儿童文学作家;其他受欢迎的儿童文学作家依次是沈石溪、黄蓓佳、曹文轩、李姗姗、乐多多。在出版社前10名中,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占据5席,北京时代华文书局作为唯一的非少儿社跻身其中。(见表1)

 

表1:2017年儿童文学馆配畅销书目TOP10

1.jpg

 

馆配品种

 

图书市场需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近5年馆配品种数连年增加,但从馆配图书的生命周期来看,每年参与馆配的新书品种数相差不大,此外,从各年版图书重印的数量变化情况来看,图书市场需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变图书品种重复冗余状态,以创新激活力,提高图书品质。

 

       从2013年起近5年馆配品种入藏趋势来看,近5年参与馆配的品种数连年增加,从2013年的90.8万种增加至2017年的133.6万种,5年之间,品种同比上升了47.18%。(见图4)

 

4.jpg

 

图4:2013~2017馆配图书品种变化(单位:种)

 

       从馆配图书的生命周期来看,每年参与馆配的新书品种数相差不大,且当年参与馆配的新书品种在次年约有4%没有参与馆配;在第三年未参与馆配的图书增加到10%左右;甚至约有3%的图书品种仅在当年参与馆配后连续几年在馆配市场都无流通。这说明,出版市场需要畅销书的同时更需要常销书,广大出版者应该做好“把关人”,严控图书品质,多出精品常销图书。(见表2)

 

表2:馆配图书生命力情况

2.jpg

 

       从各年版图书重印的数量变化以及从图书在版编目数据(CIP数据)可以获悉,2012~2016年出版的重印图书品种数逐年增加,重印品种数从2012年的17.2万种逐年增加至2016年的23.7万种,每年的重印率均在40%以上,2016年甚至超过了47%。“重版重印”不论是“经典再版”,还是“旧书新出”,我们都希望,减少重复出版、同质出版,多出常销书,出代代流传的好书。(见图5)

 

5.jpg

 

图5:2012~2016年版重印图书品种数

 

       所以,从2012~2016年出版新书品种增长率和馆藏新书品种增长率比较可知,出版市场并不需要过多的品种供给,而是需要有效供给,仅从馆配市场来看,每年需要的新书品种有限,且馆配增速有走低的趋势,到2015年和2016年,馆配增速呈现负增长态势。这进一步说明,图书市场需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变图书品种重复冗余状态,以创新激活力,提高图书品质。(见图6)

 

6.jpg

 

图6:出版新书品种增长率和馆藏新书品种增长率对比

 

馆配平均价格

 

图书价格持续飙升 专业出版书价最高

 

       近5年,图书平均价格从2013年的40.29元/册上涨至2017年46.75元/册。但就价格上涨速度来讲,有逐年放缓的趋势,2014年图书平均价格为42.47元,较2013年上涨了5.42%,2015年为44.41元,同比上涨了4.55%,2016年为45.61元,上涨2.70%,到2017年继续上涨2.50%。

 

       影响图书定价的原因有很多,有制书材料及人工费用上涨;电商高价低折扣活动引发价格虚高;某些图书过度追求外在装帧,浪费耗材;版权竞争日趋白热化,并发版权费用上涨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就各类别图书的书价来看,各类型图书的出版遵循整体市场的价格变化规律,价格逐年上涨,且三者平均价格变化为:专业出版>大众出版>教育出版。专业出版书价最贵,专业出版图书平均价格约为50元/册,大众出版约为36元/册,教育出版则在34元/册左右;从价格的波动情况来看,专业出版价格相对平稳,大众出版与教育出版价格波动相对较大。

 

       就高码洋图书馆配品种数变化来看,2013~2017年参与馆配的高码洋图书品种数逐年增加,且高码洋图书馆配品种占当年馆配总品种的比例也在增加。这表明市场对高码洋图书的接受度在提高,同时越来越重视对古籍、辞书等优质大书的馆藏。(N代表图书价格,N≥300元/册的图书为高码洋图书)(见图7、图8)

 

7.jpg

图7:5年来各出版类型平均价格差异

 

8.jpg

图8:5年来高码洋图书馆配品种数变化

 

出版社竞争格局

 

大格局竞争不足 专业社向综合性大社进军

 

       根据美国经济学家贝恩对产业集中度的划分标准,产业市场结构粗分为寡占型(CR8≥40)和竞争型(CR8<40%)两类。其中,寡占型又细分为极高寡占型(CR8≥70%)和低集中寡占型(40%≤CR8<70%);竞争型又细分为低集中竞争型(20%≤CR8<40%)和分散竞争型(CR8<20%)。

 

       从行业集中度指数来看,当下国内出版市场整体表现为:出版集团及出版社之间整体大格局竞争不足,仍然处于低集中竞争型和分散竞争型阶段;但在版权、作家资源等具体事项上又竞争过度。(见表3)2017年度馆配黑马即市场名次上升最快的5家出版社。(见表4)

 

表3:5年来出版社竞争格局变化

3.jpg

 

表4:2017年市场码洋TOP100社名次上升最快TOP5

4.jpg

 

       馆配市场在多年来的发展中,各专业社核心业务权重也在变化。以美术社、医学社为例,2013~2017年该类出版社的艺术类和非艺术业务大致呈6:4分布,但艺术类业务逐年下滑,5年下滑了2.89个百分点,相反非艺术业务则逐年提升;医学社的核心业务权重增减变化规律与美术社一致,但区别在于医学社的核心业务(医学)在该类社占绝对优势地位,每年贡献的码洋占该类社馆配总码洋的90%以上,不过五年来核心业务份额仍然下滑了1.78个百分点。(见表5)

 

       这表明专业社在逐步进行战略调整,但调整力度还在探索之中,只是不再固守“专精特”的传统发展理念,而开始试探性的涉足核心业务以外的领域。很多传统的馆配大社也是如此发展,在原有的拳头出版线之外,向综合性大社大集团发展。

 

表5:2013年以来美术社和医学社核心业务权重变化  

 

5.jpg

 

馆配畅销书

 

主题出版如火如荼 IP联动受众广

 

       2017年馆配市场畅销书TOP10的排名与2017年的畅销书排名大致类似,及时反映时代流行文化与阅读趋势,这说明图书馆资源建设和服务做得越来越到位,贴合时代贴近读者。从表6所示榜单可见,文学依旧是图书馆读者最爱阅读的读物,前10位占了一半多。《人民的名义》是2017年最受图书馆读者喜爱的馆配书,这其中有影视力量的推动,但我们仍希望这个时代,能多出版类似这样有力量、有时代气息,读者喜闻乐见的原创作品。

 

表6:2017馆配市场畅销书TOP10

6.jpg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主旋律,近几年来,出版业推出了一批理论学术著作和通俗读物,主题出版持续火热,并实现了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双丰收。主题出版热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影视IP热也是这几年的出版热点。IP就像网红,自带流量,而文学,仍然是流行文化不容忽视的策源地。(因版面所限,更详细榜单及分析请见商报网站。)

 

       在当下这个泛娱乐时代,我们希望,大众能将注意力放在文学,放在阅读上:捧起一本书,感受书香,享受书页翻动的微风。阅读引发的思维的乐趣,是其他娱乐化方式无法比拟的。这既是文字的力量,是出版的力量,也是出版和图书馆上下游生存之本。

上一篇:第八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在京开幕

下一篇: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废止、修改和宣布失效部分规章、规范性文件的决定